大众在华第三极:新能源汽车业务下注合肥-世界上最大的地震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大众在华第三极:新能源汽车业务下注合肥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1日 20:34:57

大众在华第三极:新能源汽车业务下注合肥

“这只是一个投资,大众汽车还要和其他电池企业合作,不可能只依赖一家电池厂。”平安集团智慧经营副总裁张君毅对记者表示。

原标题:大众在华第三极:新能源汽车业务下注合肥

大众在华第三极:新能源汽车业务下注合肥

“通过入股国轩高科,我们能够参与到电动汽车、电池电芯生产的完整价值链当中,同时共同加强在电池领域研发工作,这对于大众汽车的电动化战略实施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也有助于实现我们的电池供应链的多元化。”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 冯思翰谈道,将来江淮大众将会推出小型电动汽车产品,在这一类电动汽车产品当中,LFP电池在其所针对的价位上有优势。

21亿欧元大手笔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梅松林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传统国际品牌真正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大众此举算是标志性事件。

中国车市正快速变化,2019年汽车销量为2576.9万辆,同期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0.6万辆。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近日谈及此次收购的原因:“到2030年,我们预计电动车数量将达到1300万辆,内燃机车型将会降到1700万辆,这意味着我们现在要准备好应对未来中国汽车市场变化的能力,同时我们整体业务也需要做出调整和适应,包括零配件业务,只有这样的调整才能保证我们集团的盈利性。”

迪斯谈道,这两起收购新增的21亿欧元,不包含此前大众计划在华的40亿欧元投入。他还谈道,安徽是江淮大众和国轩高科的总部所在地,其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目前占全国的近13%。大众将助力将安徽打造成为中国电动出行的产业基地之一。

真锂研究总裁墨柯对第一财经记者谈道:“大众大概率今后要把中国市场与海外市场区别对待,在中国市场另搞一套体系,以及生产有别于海外市场的专属产品,配不同的专属电池。这样的话,在中国市场就必须要有自己控股的车厂和电池厂。”

“江淮大众近两年没有什么动静,虽然现在产业政策放开,但如果再成立一家新能源车企时间上就来不及了,因此大众通过变更股比方式来改变江淮大众的现状。”中融创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曹鹤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结合战略层面和财务层面的考虑,大众最终做出决定:一方面,在江淮大众进行增资;另一方面,在合资企业的母公司持股50%,对江淮集团持股也是对上市公司的一种间接持股,投入的资金大部分投资到合资企业增资当中。

国信证券发布的研报显示,在2019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中,国轩高科占比约为5%,仅次于宁德时代与比亚迪,位列行业第三。

特斯拉自国产后已成为新能源市场的“鲇鱼”。其在中国市场上的Model 3单月销量曾一度超越“传统新能源巨头”比亚迪。

大众新收购的两家安徽企业,在资本市场继续升温。

一旦持有江淮大众75%的股份通过,这家公司将是大众在华三家整车合资公司中持股比例最高的一家。这意味着大众或许会对这家公司给予更多的资源倾斜。汽车分析师田永秋认为,大众要控股一汽-大众、上汽大众难度较大,且这两家合资公司的中方似乎并没有展示出全力以赴新能源的强烈愿望。

一切布局到位,大众会不会成为继特斯拉之后又一条搅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鲇鱼?

梅松林认为,大众加快推动在华新能源汽车战略落地,要考虑以下三方面:一是合作的企业在“三电”的核心技术能力上是否具备优势;二是在产业链条上,大众必须寻求本土化的供应商,以确保电池的供给并保证成本的可控;三是合作的企业是否有足够的政府资源,可以获得更多的支持。

大众方面表示,未来国轩高科将向大众集团在中国市场的纯电动汽车及MEB平台产品供应电池。同时,大众与其他电池供应商的合作有序开展,不会受到全新合作的影响。

“鲇鱼”效应“外资股比扩大是大势所趋,通过增持江淮大众股份,反过来也可以在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争取更多的利益。”张君毅对记者表示。

“如大众般出手之狠、出手之猛的企业尚未有。”梅松林谈道。在他看来,大众此举,一方面因为中国是大众在全球的重要战略市场,中国电动车市场发展之快,让大众不得不重视并迅速做出决策;另一方面是由于特斯拉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的攻城略地,让大众产生压力。特斯拉的市值超过大众已经接近丰田,尤其是在中国这一战略要地,特斯拉的国产让大众觉得自己的奶酪被触动。大众要在中国扩大电动车市场,仅依赖南北大众两大合资公司并不够,必须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目前,江淮大众仅推出思皓E20X一款车型,自去年9月上市后,该车的累计销量仅3000余辆。2019年,江淮大众项目亏损达到3.6亿元。

“我们和安徽省政府、江淮集团进行探讨时,在战略上是要让新能源汽车乘用车业务大幅度地发展,而不是专注于重载卡车和商用车,所以我们决定在合资企业当中增资达到75%。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和江淮集团更好地发挥出合力,和他们的股东安徽省国资委共同持股。”迪斯谈道。而江淮汽车是一家上市企业,如何收购上市企业的股份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

为何选择两家安徽企业大众对电气化转型非常坚定,不仅入股江淮集团,还成为国轩高科的第一大股东,并不惜在一定期限内放弃持有国轩高科的部分公司表决权。

此前,江淮汽车已是大众选中的整车合作对象。在2017年6月,江淮汽车就与大众中国合资成立江淮大众,同年12月双方又签署备忘录成立轻型商用车合资公司。2018年7月,大众中国、西雅特与江淮汽车签署备忘录,三方加快发力电动汽车。

按大众集团全球电动化战略,计划到2022年底,大众集团规划在全球范围内拥有16个电动汽车生产基地;到2025年推出80款全新电动车型,实现年产电动汽车300万辆;到2028年,电动车总产量将达到2200万辆,其中中国市场将占据超过一半的规模;最晚到2030年,大众旗下所有车型将实行电动化。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418.SH,下称“江淮汽车”)继获得7个涨停板之后,在6月1日又涨停,股价接近10元。国轩高科股份有限公司(002074.SZ,下称“国轩高科”)在停牌复盘后也连获两个涨停,股价升至32.89元。

按照大众汽车的计划,到2025年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年销量要达到150万辆,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也将增加100GWh。在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志凌看来,国轩高科是大众汽车必然的选择。目前,宝马和宁德时代合作,戴姆勒和比亚迪合作,大众汽车选择另一家电池企业,以此差异化。

虽然国轩高科此前主攻磷酸铁锂路线,但近年来加速发力三元锂电池,目前其三元电芯产品已完成设计验证并实现量产。国轩高科对大众中国非公开发行的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生产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建设项目为国轩电池年产16GWh的高比能动力锂电池产业化项目、国轩材料年产30000吨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项目。

梅松林认为,目前国内新能源市场的布局者主要包括合资公司、本土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以及外资企业特斯拉。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和新能源补贴政策的调整,国内新能源市场格局已经在发生变化。

5月29日,大众宣布以约11亿欧元入股国轩高科,获得26.47%的股权并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同时将投资10亿欧元获得江淮汽车母公司——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江淮集团”)50%的股份,并增持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江淮大众”)股份至75%。

梅松林认为,江淮大众此前50:50的股比,意味着在合资公司中双方拥有同等话语权,大众如果持股增至75%,江淮大众则可能会采取大众的流程和经营管理模式,进一步推进电动化战略发展。

大众中国在实现对江淮大众持股75%后,力争合资公司在2029年间达到年产量35万~40万辆。此外,江淮大众计划到2025年再推出5款纯电动汽车,同时建立、完善电动汽车工厂和研发中心。

目前,大众在合肥江淮大众研发中心和设计中心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建设,预计将在2023年把一些新车型推出市场。大众希望这些小型走量的车型加上南北大众的新能源车,更快占领各个细分市场。